4118云顶集团手机版

学问长廊

您所在的当前位置 > 4118云顶集团手机版 > 学问长廊

【原创二中】秀秀我的多彩假期4:《松花江南岸》

时间:2016-03-08 14:45:38  发布人:  点击:2784次

 

松花江南岸  

 

前言

  这应该是一篇关于乡土关于哺育关于怀念关于归宿的文章。每每当我孤单无助时,每每当我满心欢喜时,每每当我面朝大海时,每每当我静心沉思时。我总会有这样一种冲动,描摹我的家乡像哼唱一首醉心的歌谣,像谈一场平淡而甜蜜的恋爱。我把我的热爱与思念付诸文字,我想从这里开始一路奔跑像个孩子一样扑入母亲的怀抱,什么都不想,什么都不愿意去想!就这样抱着母亲,不愿放手。在母亲怀里哭泣,拉着她的衣襟撒娇睡去。请允许我这样比喻。因为我的家乡就是我的母亲,我的松花江就是母亲的乳汁,虽然我已忘却乳汁的味道但我仍然牢记是她把我哺育成人。

 

传说:   借走松树花

很久以前兴安岭和长白山是相连的,很久以前东北的土地上人烟稀少,林木满山。很久以前松树是开花结塔的,秋天到来的时候,漫山遍野的松树开着雪白的花,把山和水全都染成了白色。远望去好像走进了一个属于青与白的世界,青得澄澈白的绚烂。山不陡峭但绵延千里,水不浩荡但支支相连,时而汇集时而分离各奔西东,最后流向鄂霍次克海

山水相拥,万物栖生,天空飞过羽翼丰满身体健硕的鸟龙时,地上食肉食草的四肢动物会不会仰头张望,长啸几声!这是一个天堂一样的地方,宁静和谐而安详!然而却因为一条白龙的到来而打破了宁静,白龙来到这里翻山蹈海,山变得荒芜水开始浑浊。白龙恣意妄为,愈演愈烈,渐渐的这里变得孤寂变得冷清。白龙占山为王,为所欲为。这件事惊动了东海龙王,龙王派黑龙去收服白龙,然而黑龙轻敌被白龙打败,受伤退居山中。休养生息,寻找计策。有一天,他看见江岸两边的松树开满了白花,松树花飘落在水里,水面铺满了白色。黑龙计由心生,何不借松花的掩护偷偷潜入白龙附近给以致命一击。于是黑龙四肢挥舞把松树花全部打落在水里,几天几夜过去了,江面上铺满了白花,已经分不清哪里是水哪里是花,黑龙趁着夜色和松花的掩护偷袭白龙,取得了胜利。然而黑龙没有锁住白龙,白龙逃到了兴凯湖。而黑龙也完成了使命回到了东海。

从此为了纪念黑龙把它们激战的江流命名为松花江,从此松花江有了自己的名字,而从此江两岸的松树不在开花而只结树塔。再也看不到硕大如莲的松树花瓣,再也看不到漫山遍野的白色松花海了!

 其实这只是个传说,而我更愿意相信这个传说。我相信松树开着白色的松花,因为现在松树也开着白花,只是这时的花得等到深冬才能看到。一个冰冷的早晨,当你走出房门抬头远望的时候,你还会看到远处的松树开着白色的花朵,像穿了一件白色的婚纱,婀娜多姿,袅袅伊人。楚楚可怜的松枝松叶让人不忍心再看下去,生怕会把这美丽的花看化了,看融了。更不忍心用手去拨弄亵玩,这会伤害了天灵猥亵了地意。上天是有灵性的,当黑龙借走了松树花的时候,上天把严冬赐给了松花江畔。洁白如莲的“松树花”不是在秋天从松树身体里开出,而是在深冬悄然绽放,就像上天随手一撒,在某个冬天的早晨松树一夜之间开出了满身的白花,人们俗称树挂,而我更喜欢“松花”这个名字。

传说是生动的,松花江应该有这样富于传奇而诱人的故事,就像中国每一座高山每一条江流一样。只有这样大家这些生活在江畔的人才可以有生动下去的理由,山也生动,水也灵动,钟灵毓秀,物华天宝!

松花江其实是满语“松乌里阿拉”的音译,意思是来自天上的河流。她绵延近千里,时而奔腾时而宁静,流到我出生的地方,江水已经缓慢平息。我想她是累了,从长白山直泻而下奔腾几百里,想要回到母亲的怀抱是多么迫切。可是毕竟还是累了,静静的流淌滋养着两岸的生灵。在我看来,松花江南岸是开始也是归宿:在我心里,山不是山,水不是水,树不是树,他们是我的身体是我的血液是我心灵渴望归去的家园。

赋诗一首,聊寄愁思:

 

我是你的忧伤

为何,

要在每一个下雪的晚上,

我才感觉到你,

温暖的目光。

 

你孕育成白色的海洋,

千万个跳动的 灵魂,

在苍老的五指间

欢唱。

 

夜晚,

我梦见你,

梦见盛开的丁香,

和花瓣里清脆的忧伤,

我梦见你的肩膀,

依然是我依靠的地方。

 

东北,以北,

我的心仍在

荒芜的草原上流浪,

而你是否

改了曾经的模样,

白了你的长发,

谢落那抹芳香。

 

东北,以北,

我的爱人,

能否让我再次

站在你的身旁,

驻足,瞭望,

寂静 ,安详。 ?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